“十字軍東侵”與當代伊斯蘭恐懼癥

十字軍東侵,西方社會稱之為“十字軍東征”,是一系列在羅馬天主教教皇的準許下進行的、持續近200年的、有名的宗教性軍事行動,由西歐的封建領主和騎士以對地中海東岸阿拉伯穆斯林國家發動的戰爭,前后共計九次。

對于十字軍東侵,世人有不同見解。對西方基督教社會而言,它是基督教鼎盛時期對穆斯林的偉大勝利,而對穆斯林而言,它是基督徒打著宗教旗號對穆斯林的侵略戰爭。每當有穆斯林談論“十字軍東侵”這個話題,就會有人站出來表示十字軍早已成為歷史,我們不應沉溺于過去的失敗無法自拔。

然而,很多穆斯林以及非穆斯林學者依舊堅信,“十字軍東侵”仍然是和穆斯林世界密切相關的話題。他們認為,美國和以色列如今在不同穆斯林地區發起的沖突與戰亂,就是對現代“十字軍東侵”的最好明證。

時至今日,依舊有不少穆斯林將西方政府、甚至把所有基督徒都視為“十字軍侵略者”。雖然這種說法會令很多人感到不悅,但是,它卻反映了穆斯林長久以來對“西方”的真實解讀。而美國著名東方學家伯納德•路易斯(Bernard Lewis)認為穆斯林過于糾纏歷史上的“十字軍東征”,諸多其他東方學家也批評阿拉伯人一直沉溺在歷史中無法自拔。

然而,不論東方學家怎么說,我們并不認為“十字軍東侵”這個話題如今已經變得無關緊要。畢竟,現如今的世界已經進入全面仇伊、仇穆的時代,伊斯蘭恐懼癥大行其道,無法無天,不論是媒體、政客還是民間,都持續不斷地發表著反伊斯蘭、反穆斯林言論,甚至實施著一系列針對穆斯林群體的暴政與暴行。

此前,布什總統宣誓就職時為其做禱告的著名牧師富蘭克林•格雷厄姆(Franklin Graham)公開侮辱伊斯蘭信仰以及伊斯蘭的先知,美國特朗普上任伊始,就一意孤行地頒發了“禁穆令”,西方諸多政府與地區頒布了大量針對穆斯林與伊斯蘭的限制性法令……這一切,都讓穆斯林看到了“十字軍侵略者”的影子。

如此,穆斯林也會理所當然地將當代“伊斯蘭恐懼癥”與歷史上基督徒對穆斯林的仇視聯系到一起。就連上任教皇本篤十六世(Benedict XVI)也曾以早已過時的東方學家口吻對伊斯蘭作出了不當評論,他的語言與腔調,跟中世紀基督徒用拉丁語批判伊斯蘭的口吻如出一轍。

對于穆斯林與阿拉伯人而言,自“十字軍東侵”至今,西方世界就一直盛行著針對穆斯林與伊斯蘭的強烈敵視。

“十字軍”并非只是歷史上的曇花一現,它是一種基于宗教偏見的官方運動。“十字軍”自認為所作所為都是上帝的指令,他們的最終目標,就是摧毀另外一個信仰與文明。

當然,我們必須承認,隱藏在宗教因素背后的,是經濟因素。

“十字軍”的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擴展殖民、建立殖民王國與政府,并征服當地居民。

西方人似乎從不關心一點——“十字軍”不僅對穆斯林犯下了滔天罪行,也給大量生活在殖民地、占領區的基督徒與猶太教徒帶去了巨大傷害。

“十字軍”打著各種旗號展開了各種運動,他們的侵略行為延續了好幾個世紀,時至今日,我們依舊很難相信,西方政府、西方人已經意識到那些運動的災難性后果。

西方人及其政府總是想要讓阿拉伯人以及穆斯林忘卻自己給后者帶去的災難與傷害,他們希望后者能夠忘卻那些殘暴戰爭與軍事占領——不論是始于11世紀的“十字軍東侵”,還是始于2013年的新一輪中東戰爭,他們都希望后者能夠“寬宏大量”地原諒自己,他們希望阿拉伯人以及穆斯林能夠抹去一切記憶。

對于伊斯蘭歷史以及中東地理政治格局而言,“十字軍東侵”是極其慘烈的。種種跡象表明,西方勢力的敵視與暴力干涉,都對穆斯林的國土與生活產生了巨大影響。

當然,我們也要承認,有些穆斯林會過于夸大宗教因素在“十字軍東侵”過程中扮演的角色。歷史學家認為,除宗教因素外,十字軍東侵的背后還暗藏著諸多政治及經濟因素,然而有一點是顯而易見的——從古至今,西方侵略者的借口與托辭從未改變。

放眼當下,不少穆斯林國家依舊處于戰火之中,而戰爭與沖突的背后,都會有以美國與以色列為首的西方社會作祟。西方世界對阿拉伯世界與穆斯林國土的轟炸與侵略之下,依舊暗藏著“十字軍戰士”慣用的托辭,對于他們來說,阿拉伯世界的國權與君權都毫無價值可言。

然而令人感到諷刺的是,西方文學與藝術依舊將“十字軍東征”描繪的無比浪漫,他們依舊將“十字軍”的侵略視為英雄行為。2005年,著名導演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制作的好萊塢大片《天國王朝》,也故意遺漏了大量歷史史實,將“十字軍東侵”期間的阿拉伯人描述為負面形象,而將十字軍侵略者刻畫成為信仰、為人民拋頭顱灑熱血的烈士。

有時候,我們感覺西方人遠比阿拉伯人更癡迷“十字軍東征”這個話題。然而,二者的區別在于,阿拉伯人會永遠銘記當代西方政壇反伊言論與中世紀“十字軍東侵”期間仇穆、仇伊言論與行為的相似之處。

究其本質,西方與阿拉伯世界以及伊斯蘭世界之間的一切沖突都源于政治。雖然很多時候這種沖突都體現在宗教信仰之上,但是,一切仇視與沖突都與宗教沒有太大關系。

如果我們能夠明白,阿拉伯世界以及穆斯林對西方的厭惡與反感幾乎全都基于政治,那么,東方學家們對所謂“宗教因素”的標榜就會不攻而破。

西方政府故意營造出一種假象,故意讓世人以為穆斯林討厭西方只不過是出于宗教因素,他們這么做,只不過是為了逃避自己在阿拉伯地區發動戰爭與沖突的責任,只不過是為了抹黑穆斯林的形象。

不論是何種歷史問題,它的遺留與否都取決于我們是否能夠解決眼前的問題。要知道,雖然歷史上的蒙古人對阿拉伯人帶去巨大傷痛,但是,如今的阿拉伯人并沒有對蒙古人帶有仇恨,因為他們早已解決了歷史遺留問題。然而,如今的西方世界不愿去談論“十字軍東征”,也不允許穆斯林談論“十字軍東侵”,這種沉默只會使穆斯林將“十字軍”與當今西方政府更加緊密地聯系到一起。

需要再次確定的一點是,“西方世界如今的所作所為都出于宗教因素”,這種說法毫無根基可言。然而不幸的是,當今西方世界所發起的世俗及宗教運動都把矛頭指向了伊斯蘭和穆斯林,現如今,某些極端無神論主義者就如極端基督徒一樣,他們都致力于攻擊穆斯林與伊斯蘭,致力于抹黑伊斯蘭和穆斯林的形象。

話說回來,要想做到不同族群與宗教之間的相互理解,光有語言是遠遠不夠的,縱然是對歷史事件表達口頭歉意,也無法完全消除一切隔閡。當然, 對于穆斯林而言,連口頭的歉意也屬癡心妄想——雖然教皇約翰二世曾經以很敷衍的口吻代表“十字軍”表達了一絲空泛的 “歉意”。

需要警惕的是,當今西方社會所盛行的反伊斯蘭、反穆斯林言論與思想,很容易讓人產生“誤解”,很容易讓個別穆斯林以及別有用心之人拿宗教做文章。

然而,極個別煽動分子并無力改變“十字軍東侵”給穆斯林帶來的影響,要想徹底讓所謂的“十字軍東征”化作歷史,西方政府就需要作出實際改變,西方社會就要認識到十字軍的侵略者本質,認識到十字軍對穆斯林帶來的巨大傷痛,從而杜絕甚至打擊現今愈演愈烈的伊斯蘭恐懼癥及仇穆思想。

 -------------

編輯:葉哈雅

出處:半島新聞

原文:The legacy of the Crusades in contemporary Muslim world

鏈接:http://suo.im/4RL6TO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1條評論

    广西快乐双彩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