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穆斯林及清真寺數量持續增長

近年來,隨著日本與阿拉伯社會及穆斯林國家在經濟、文化、科技等各個方面交流與合作的不斷加大,日本穆斯林及清真寺的數量呈持續增長趨勢。

根據日本早稻田大學人文系教授弘文田中(Hirofumi Tanada)發布的調查報告,截止2018年底,日本境內共有105座清真寺。據田中教授介紹,日本的清真寺不只發揮禮拜殿的功能,它們還是當地穆斯林群體集會、社交中心,更是伊斯蘭文化教育中心。然而,隨著穆斯林人數的與日俱增,以及清真寺數量的不斷上升,很多人開始擔憂穆斯林文化是否可以和日本文化和諧共存。

每一天,位于京都府八幡市的日本伊斯蘭研究中心都會響起清亮的喚禮聲,一聲聲“真主至大”將周邊穆斯林召喚至這個坐落在一棟大樓里面的清真寺,一起禮拜、祈禱。據悉,每一天,都會有50至100名當地穆斯林前來禮拜。

現年53歲的拉姆贊•米爾薩(Ramzan Mirza)是這所清真寺附近一家商貿公司老板,大約十年前,他買下這座大樓,然后將它轉化為一座清真寺,即日本伊斯蘭研究中心的前身。該區域本來是一個汽車商業區,隨著清真寺的建立,越來越多的穆斯林搬遷至這里生活。回憶起買下大樓修建清真寺的初衷時,米爾薩說:“當時,我的生意已經很穩定了,所以我就想盡自己綿薄之力為這里的穆斯林做點事。”

現年37歲的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 是一名孟加拉穆斯林,六年前,他從孟加拉來到日本,投身于二手車行業,并最終選擇京都定居、謀生。阿里說:“我一般一年才回一次家,我的妻子和孩子們都在孟加拉,有時候我會感覺很孤獨,但我很慶幸這里有這么一座清真寺,它讓我感到很舒心,讓我重新找到往日的平靜。”

哈立德•蘇丹(Khalid Sultan)今年30歲,他也從事二手車銷售行業。蘇丹來自敘利亞,七年前,由于敘利亞內戰不斷惡化,他和他的弟弟一同來到日本,其他所有親人都遠赴土耳其避難。蘇丹說:“我很懷念我的祖國,但我回不去了,我很難過。不過在這里找到這所清真寺就是我最大的慰藉,我遇見很多穆斯林同胞,我的生活再次充滿了陽光與希望。”

這所清真寺開辦前,當地穆斯林沒有禮拜之處,每周五或者重大節日期間,他們都要坐兩個多小時火車前往兵庫縣的神戶清真寺禮拜。米爾薩表示,自己正在計劃將八幡清真寺(日本伊斯蘭研究中心)登記為正式的宗教機構,同時希望與當地大學建立合作關系,共同開展伊斯蘭研究工作。

按照伊斯蘭信仰的規定,穆斯林每天都要完成五次拜功,每周五,他們還要進行一次隆重的聚禮。

神戶清真寺是日本史上第一座清真寺,它始建于1935年,修建者為土耳其及印度穆斯林移民。田中教授指出,截止1980年,全日本境內只有三座清真寺。

然而,上世紀八十年代后期,很多來自穆斯林國家的勞工前往日本謀生,其中絕大多數來自巴基斯坦、孟加拉、伊朗等國。彼時正是日本泡沫經濟高峰期,房地產行業異常火爆,因此,這些穆斯林勞工中很多人都選擇在建筑工地干活。上世紀90年代至20世紀初,印度尼西亞與日本進行大規模合作,大量印度尼西亞技工前來日本接受培訓,日本清真寺數量隨即劇增。

至20世紀初,來自穆斯林國家的雇員及留學生大為增長,日本穆斯林人口隨即不斷上升。截止2014年,日本清真寺數量已經達到80座,去年,更是達到105座。

過去,穆斯林人口聚居區都為農業種植區及工業區,譬如東京郊區、名古屋、大阪、京都等地。近年來,隨著本土穆斯林人口的增加以及國外高素質穆斯林人才的涌入,個大商業城市都涌現出越來越多的穆斯林人口及清真寺。

據田中教授粗略預計,日本境內現有約20萬穆斯林人口,其中4.3萬余人為日本本土穆斯林。

日本最大的清真寺是東京大清真寺,該寺位于東京澀谷區大山町的井之頭大道旁,始建于1938年,占地面積734平方米,離代代木上原車站不遠,屬奧斯曼風格,最多能夠容納約2000人同時禮拜,是日本少見的穹頂建筑,建造歷史僅次于1935年建成的神戶清真寺。

八幡清真寺雖然設施齊全,但由于周邊穆斯林人口不斷增長,、,每周五聚禮時清真寺總是會人滿為患,很多人都拿著禮拜毯在樓外禮拜。清真寺開設定期古蘭經誦讀課及阿拉伯語課程,每門課程都有固定老師及學生。

現年70歲的本土穆斯林下山先生(Shimoyama)是八幡清真寺對外關系主管,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周邊穆斯林都會來這里禮拜,國外穆斯林游客也會找到這里。對信士而言,這是屬于我們的神圣之地。”

然而,清真寺的存在,也給周邊非穆斯林居民帶去若干不便。每周五聚禮以及大型節日期間,清真寺周邊都會人滿為患,街區幾乎水泄不通,甚至連附近街區也停滿了各類車輛。

下山說,今年夏天,來三幡旅游的穆斯林游客創下新高,清真寺根本無法容納大量禮拜者,很多人直接在清真寺大樓外甚至路邊鋪著毯子禮拜,讓當地非穆斯林居民倍感不悅。此前有報道指出,當地一名非穆斯林居民曾對記者說,這就是她討厭伊斯蘭的原因。

下山表示:“其實現在日本民眾依舊對伊斯蘭持有諸多偏見與誤解,為了消除這些誤解,我們聯合各個穆斯林團體,嚴格控制亂占街道的行為,同時委派專人疏導交通,杜絕交通堵塞,全力避免影響周邊居民正常工作與生活。我們還定期邀請周邊居民前來清真寺參加活動,為他們準備美食,與他們分享伊斯蘭的美德。”

由于全球伊斯蘭恐懼癥的盛行,日本國內也對清真寺數目的劇增表達了擔憂與疑惑。2012年,日本本州島金澤市穆斯林留學生與當地穆斯林居民希望修建一所清真寺,在得到市政府批準后,卻遭到當地一個民間團體的阻攔。

現年61歲的肯•穆爾奧(Ken Muroi)是當時建寺委員會主管,他說:“其實當時民眾并不是仇視伊斯蘭,他們對伊斯蘭幾乎一無所知,他們只是讀到太多關于穆斯林的負面報道,所以他們認為穆斯林聚集到一起會給他們帶來威脅或麻煩。”

穆爾奧說,建寺委員會與該團體進行了長達半年的談判,最終,對方同意穆斯林修建清真寺,但要求穆斯林必須管控噪音,不得妨礙周邊居民正常起居。

2014年8月,金澤清真寺最終竣工,清真寺隨即加入當地居民委員會,定期委派穆斯林青年參加社區活動,譬如打掃街區衛生等。簡言之,金澤清真寺做到了與當地社區的完美融合與和諧共存。

現年46歲的誠志松井(Seiji Matsui)是一名土生土長的日本穆斯林,作為石川縣穆斯林協會副主席,他負責當地穆斯林社區對外交流工作,他說:“修建清真寺前,曾有人問我,我們的清真寺會不會和基地組織有關聯。為了消除誤解,我們一直在堅忍,一直在與當地民眾做交流,感贊真主,如今,他們對我們的態度有了明顯改觀。”

--------------      

編輯:葉哈雅

出處:MainChi

原文:No. of Muslims, mosques on the rise in Japan amid some misconceptions, prejudice

鏈接:https://mainichi.jp/english/articles/20191128/p2a/00m/0fe/014000c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1條評論

    广西快乐双彩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