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穆斯林的悲慘現狀與慘淡未來

緬甸穆斯林的悲慘現狀與慘淡未來

去年,當緬甸全國民主聯盟總書記昂山素季掌握國內政權時,緬甸境內各少數民族群體依舊十分懷疑這位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是否會為少數族裔發聲說話。截至目前,新政府基本沒有作出任何改變,尤其是那些沒有公民權、生存環境極其惡劣的羅興亞穆斯林群體,他們依舊是緬甸難民的主體。

雖然緬甸憲法規定昂山素季不可以競選總統,可是沒人會懷疑昂山素季在緬甸新政府的重要地位。她的頭銜包括國家顧問、外交部、總統府部、教育部與電力能源部4個部的部長,其職責包括處理外交關系、與國內少數族裔進行和談等。

外人可能以為新政府的和談對象也包括羅興亞穆斯林,畢竟,緬甸境內有一百三十萬羅興亞人口聚居在北部若開邦(Rakhine)地區,全緬甸最貧窮的地區之一。然而,昂山素季把他們當作非法居留在緬甸的外國人看待,她認為羅興亞人無權參與國內和談,羅興亞穆斯林雖然很憤怒,但他們也不感到驚訝。新政府決定不再稱這些人為“孟加拉人”,反之,他們開始稱他們為緬甸穆斯林。對于此番改變,民眾反應不一。我在緬甸首都仰光采訪了一名羅興亞活動家,他說他很高興政府能夠取消“孟加拉”這個稱號。若開邦地區一名羅興亞領導人認為,政府將羅興亞穆斯林與緬甸境內所有穆斯林都劃歸在一起,實質上是為了廣泛性的歧視所有穆斯林群體。

若開邦三分之一人口是羅興亞人,當地經濟長久以來一直不景氣,工作極其短缺,也沒有支柱產業。中國在夸科普(Kwaukpyu)石油管道項目以及印度公司開發斯特沃(Sittwe)海港的項目是唯一兩個外資項目,截至目前,這兩個項目也并沒有對當地經濟起到積極作用。當地居民以打魚、種地為生,旅游業有發展的空間,但是需要政府投資建設基礎設施并培訓從業人員,然而短期內這是不可能實現的。

若開邦的街道很安全,沒有士兵,沒有巡警。當然有些地區還是禁止對外國人開放的,除非得到政府許可。然而,羅興亞人卻沒有四處走動的自由。政府沒收了羅興亞人很多土地,關閉了他們的清真寺,并指定某些特定地區為羅興亞人的聚居地,主要集中于毗鄰孟加拉國的若開邦地區。

該地區基本沒有政府支持,屬于高壓控制區域。聯合國難民署(UNHCR)、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以及其他非政府組織曾試圖援助若開邦地區,開展教育、培訓以及醫療等服務。如果根據發達國家的標準來看,羅興亞流民的居住環境可以用駭人聽聞來形容。

通常情況下,要想得到包括醫療在內的基礎服務,羅興亞人必須穿越國境進入孟加拉。仰光方面對此類穿越國境的行為持高度懷疑態度,它們認為這會使極端分子伺機潛入緬甸境內。然而羅興亞人拒絕接受此類無端指責,聯合國難民署工作人員也對政府此類言論持懷疑態度,聲稱該地區居住環境過于惡劣,當地人根本沒機會變成極端分子,甚至連基本生活物資都極度匱乏。

若開邦地區沒有官方政府,除了國際援助之外,他們得不到任何其他支持。然而,若開邦地區本身也極其復雜。羅興亞是個等級森嚴的族群,其領導人皆為地位崇高的男性,有著組織嚴密的國際關系網,有些甚至是成功的企業家。居住在發達國家的羅興亞人能夠通過社交網絡以及電話與緬甸境內羅興亞人取得聯系,他們甚至可以帶外國游客參觀羅興亞人居住的營地,一次半日游需要約11萬緬幣(約100美金),每過一個檢查站,游客就要付一萬緬幣。

這世上似乎總會有人利用別人的痛苦磨難來牟利。這一次,是某些羅興亞人利用自己族人的痛苦來生財。此類行為顯然讓志在幫助難民的好人們陷入道義兩難境地,有些需要幫助的羅興亞人也極其腐敗、暴力、無視法律的存在。

緬甸政府內部某些人相信,如果當局繼續打擊限制羅興亞人的活動范圍、剝奪羅興亞人公民權、沒收其土地,他們就只有兩個選擇——要么離開緬甸逃往孟加拉國,要么坐等滅亡。然而事實卻恰好相反,羅興亞人口數量依舊在增長,同時,羅興亞人在孟加拉、馬來西亞、泰國等地的往返活動會越來越沒有規律,邊界地區的違法越境行為也會越來越頻繁。這對緬甸來及周邊地區而言都是極大的安全隱患。

緬甸經歷了幾十年的獨裁統治,現如今,該國正處于民主轉型期。話說回來,緬甸當局還是可以解決羅興亞問題的,它們可以選擇認可羅興亞人的公民權,讓他們接受正常教育與相關培訓,同時尋求區域合作,解決流落在馬來西亞等國的羅興亞難民問題。從長遠角度來說,如果政府這么做,若開邦地區就有發展經濟的大好機會,這對緬甸經濟也毗益甚多。

如果緬甸政府真的采取積極措施,國際社會肯定會大力支持。緬甸官方對羅興亞穆斯林的歧視政策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極大關注與同情,由于羅興亞人沒有國籍,他們原本是有機會到很多發達國家申請難民身份的,然而只有極少數羅興亞人才成功申領到難民身份,絕大多數人依舊處于無國籍狀態。

以馬來西亞為例,截至2016年6月,該國共有5萬5千多名羅興亞避難者。由于馬來西亞當局認為他們是非法移民,所以他們根本無法找工作養家糊口。聯合國難民署馬來西亞分部每天都會收到600多份難民申請,其中很多人都自稱是羅興亞人。分部也建議馬來西亞當局能夠允許羅興亞人在該國工作,因為他們認為此舉實屬雙贏,畢竟那些飛速發展的大城市都需要勞動力。允許羅興亞避難者取得工作權既能幫助羅興亞群體,也能幫助區域發展。

總而言之,緬甸政府有個長長的任務清單,而羅興亞人則排的很遠很遠。緬甸政府一名退休官員稱,昂山素季的擔子很重也很難,她最好先解決小問題然后再著眼于大難題,而羅興亞問題則屬于巨大難題。

緬甸國內很多人都在期盼一位富有同情心、包容且民主的領袖。昂山素季背后有著強大的國際支持,如果她能夠謹慎聯合境外援助、投資合作、放寬貿易環境與簽證政策,我們就有可能看到緬甸再次成為東南亞地區的主導國家。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1條評論

    广西快乐双彩综合走势图